火箭“重庆造” 零壹空间商业火箭项目落户两江新区

汽车、笔记本、手机等是“两江造”的代表性产品,具有全国乃至全球的影响力。现在“两江造”又有新突破!记者近日从两江新区获悉,落户两江新区企业将研发和生产火箭。5月18日,北京零壹空间科技有限公司与重庆两江航空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达成合作协议,商业火箭项目正式落户两江新区,我国民营商业航天项目将在此起航。

据悉,目前,零壹空间在两江新区的研制基地已完成选址和方案设计,其研发的“信使”火箭计划在2018年实现首飞。

大市场与高壁垒

“从我们目前掌握的数据来看,国际上卫星发射数量差不多达到一万颗,这一万颗要形成组网,发射升天以后,在轨留存时间可能只有5年,每年都需要有补星的任务,这就是我们面对的市场空间。”零壹空间CEO舒畅表示。

火箭技术是一种军民两用技术,既然美国市场能诞生民营商业化运载火箭公司,那中国市场也一定能诞生一家民营商业化运载火箭公司。从2014年开始,创始人舒畅就开始关注国内外商业航天的发展,2015年4月开始筹备零壹空间。

短短两年多时间,不仅零壹空间从无到有,国内也先后诞生了数家瞄准商业航天的创业公司。从商业模式、研发实力、发展速度和技术参数上看,即将贴上“重庆造”的零壹空间火箭处于领先位置。

“我们其实希望有更多的公司进入到这个领域,一起来把这个市场推向繁荣的一面。”面对竞争对手,舒畅有的是自信和乐观,这得益于大量难题的解决。

“这个行业的壁垒非常高,一方面是技术壁垒,要召集这样的的队伍委实不容易,第二资金投入非常大,需要更多的融资途径。”舒畅说。

目前,零壹空间已获得了来自哈工大机器人集团、春晓资本、正轩投资、联想之星、StarVC和陆石等机构的投资,得到投资领域的广泛认可。在突破人才“壁垒”方面,零壹空间的工作也卓有成效,走在国内民营商业航天领域最前端。

蚂蚁搏象 年轻而强大

如果在网络搜索“零壹空间”,网友的评论凸显出对零壹团队能否“玩动”火箭这种高科技产品的担忧:

“不好评论。成功的路千千万万,没有一定的对错,只能靠时间来检验。”“无论如何,有梦想都是好的。如果在加上脚踏实地的努力,就有希望成功。”

这样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火箭研发,以前都是作为国家工程,通过举国体制汇集各方面优秀人才,经过长期科研攻关,才取得成功。当民营企业要试图实现以前的“国家工程”,无疑让人产生“蚂蚁搏象”的担忧。

事实上,零壹空间确实不是在空喊口号。

短短1年左右时间内,零壹空间聚集了近百人的高技术研发团队,成员大都是“学霸级”人物,毕业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等知名高校。多数成员都在原体制内院所从事火箭研发生产工作,且具有完整的型号研制经验,同时还聚合了航空、计算机、金融等各个行业的资源和人才,打造了一支复合型队伍。

我国航天事业培育出许多年轻的技术中坚和管理干部,他们是我国航天事业走在世界前列的核心竞争力,其中有的还被称为“航天少帅”。在零壹空间这支平均年龄30多岁的航天队伍里,就有许多曾经参与过我国运载火箭研制的、年富力强的核心成员,同时他们背后还有一批航天“老臣”。“我们外部的专家顾问都是各个院退下来的老院长,重要的技术专家,他们也能在航天工程经验这方面给我们很多的指导。”舒畅说。

低调背后的理想

美国的民营太空发射公司创始人“钢铁侠”马斯克和SpaceX曝光率十足,充满了科幻感和吸引力。而零壹空间以及CEO舒畅则截然相反。

舒畅,温文尔雅,充满亲和力。零壹空间就如CEO舒畅的性格一样,低调,含蓄。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舒畅也没有口号式的目标。

只有从技术发展的角度,低调的舒畅和零壹空间才可能流露出那么一点点雄心:“我们既然能把火箭送上去,那么未来我们会有更多的想象空间,例如空间站的货运,美国的SpaceX公司目前已经在为国际空间站提供货运,我们国家的空间站是2022年就建成,届时在空间站货运方面也将有市场空间。再比如现在也有很多公司在研究太空旅游计划,这都是我们未来可能进入的领域。”

目前,零壹空间在两江新区的研制基地已完成选址和方案设计,其研发的“信使”火箭也计划在2018年首飞。只有到那时,舒畅才可能把他头脑里“更多的想象空间”告诉世界。只有到那时,铭刻“两江造”的火箭,才会展示出梦想与现实的精彩融合。

(记者严民)